当前位置:唯泰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资讯

干细胞和免疫之诺贝尔奖盘点

 
 
 
 

这几天,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等多地先后发生了9次连环炸弹袭击,袭击场所主要发生于酒店和教堂。虽然目前没有任何组织宣称对本次袭击负责,但是斯里兰卡官方认为本次袭击由一个名为“NTJ“的组织策划所为。这种袭击方式是不是”似曾相识“?没错,2008年11月印度孟买也发生过类似行动,不过那次事件的策划者为“虔诚军”。巴基斯坦的形势就更不用说了(恐怖主义“大亨“本拉登就曾在巴基斯坦设有训练营,当然那也成了他最后的葬身场所。),错综复杂的南亚地缘环境一直就是滋生恐怖主义的温床。让我们一起为恐怖袭击中的遇难者默哀吧!

 
 
 
 

 

 

 
 
 
 
 
 

每次小编听到恐怖袭击之类的消息,小编就会对祖国心怀感激,内心也向那些驻守在边防的“最可爱的人“和在基层维稳的”警察蜀黍“感激万分。也正是因为有他们的付出,小编才能每周“心无旁骛”地准时和大家一起交流干细胞和细胞免疫这些事儿。曾经有朋友问小编,你为何对干细胞和免疫这么关注?小编一脸傲然正视朋友说,那是因为干细胞和免疫一直是生物医学领域的“宠儿”。看这朋友一脸懵圈的不解,小编又给他继续解释:自1895年设立诺贝尔奖以来(由于1901年才进行了第一次颁奖,两次世界大战,以及一些特殊年份没有颁奖以外),诺贝尔生理学奖一共颁布了 109次,而其中干细胞领域产生了三次诺贝尔奖,免疫学领域产生了18次诺贝尔奖。尤其是进入21世纪以来,干细胞和免疫领域联手产出了6次诺贝尔生理学奖(惊不惊讶?意不意外?)。

 

干细胞领域:

 

 

1

1935年,Hans Spemann(德国),发现把一个胚胎中某种特定的软组织移植到了相同胚胎中不同的软组织后,被移植的软组织会逐渐发育成移植过去的那种软组织。通过这种诱导的行为,斯佩曼形容胚胎拥有着一些不同的“组织者(Organizer)”或“组织中心(Orgnize center)”,它们会引导细胞根据需要而发育。斯佩曼因为胚胎“组织效应”获得了 1935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2

2007年,美国科学家马里奥·卡佩奇和奥利弗·史密西斯、英国科学家马丁·埃文斯。这三位科学家是因为“在涉及胚胎干细胞和哺乳动物DNA重组方面的一系列突破性发现”而获得这一殊荣的。这些发现导致了一种通常被人们称为“基因打靶”的强大技术。这一国际小组通过使用胚胎干细胞在老鼠身上实现了基因变化;

 

3

2012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英国科学家约翰·格登和日本科学家山中伸弥,以表彰他们在诱导多功能干细胞领域的贡献。这两位大咖通过把关键转录因子通过逆转录病毒载体导入体细胞内,诱导体细胞分化称为具有多向分化能力的多能干细胞,从而实现了体细胞和干细胞之间的可逆转化。

 

 

免疫领域:

 

01

1901年,埃米尔·阿道夫·冯·贝林(德国)。贝林因为提出“利用血清疗法治疗白喉”而获得首届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第一个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就给了免疫领域),不过他的同胞埃利希本应该也获得这一荣誉,但是更擅于“耕耘”人际关系的贝林将埃利希挤兑出局;

 

02

1908年,Ilya Ilyich Mechnikov(俄国),Paul Ehrlich(德国)。也算是对埃利希的补偿吧,这次埃利希和俄国人一起因为关于免疫方面的研究获得了1908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03

1913年,Charles Robert Richet(法国)。他在对狗进行注射毒素免疫试验时发现了过敏性,这一试验证明了过敏症乃是免疫的转变现象。里谢特因为关于过敏反应的研究而获得了1913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04

1919年,Jules Bordet(比利时)。博尔代是百日咳杆菌的发现者,但是他却是因为免疫学方面的研究获得了1919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05

1960年,Frank Macfarlane Burnet(澳大利亚)爵士和Peter Brian Medawar(英国),因为他们对后天免疫耐受理论的发展和证实而在1960年共同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和医学奖,他们的模型为器官和组织移植的成功铺平了道路;

 

06

1972年,杰拉尔德·埃德尔曼 (Gerald Edelman)(美国),Rodney R. Porter(英国),发现抗体的化学结构;

 

07

1977年,Roger Guillemin(美国),Andrew V. Schally(美国)发现大脑分泌的多肽类激素;罗莎琳·苏斯曼·雅洛(Rosalyn Yalow,美国),开发多肽类激素的放射免疫分析法;

 

08

1980年,Baruj Benacerraf(美国)、Jean Dausset(法国)和George D. Snell(美国)因为发现细胞表面调节免疫反应的遗传基础而获得1980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09

1984年,Niels K. Jerne(丹麦),Georges J.F. Köhler(德国),César Milstein(英国),关于免疫控制机制理论的研究以及开发制备单克隆抗体;

 

10

1986年,Stanley Cohen(美国),Rita Levi-Montalcini(意大利),发现生长因子;

 

11

1987年,利根川进(日本),发现抗体多样性的遗传学原理。

 

12

1996年,杜赫提(Peter C. Doherty,澳大利亚),辛克纳吉(Rolf M. Zinkernagel,瑞士),发现细胞中介的免疫保护特性;

 

13

2011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美国科学家布鲁斯·博伊特勒、法国科学家朱尔斯·霍夫曼和加拿大科学家拉尔夫·斯坦曼,以表彰他们在免疫学领域取得杰出成就;

 

14

2016年,日本分子细胞生物学家大隅良典(Yoshinori Ohsumi)荣获2016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以表彰其在研究自噬性溶酶体方面作出的贡献;

 

15

2018年,美国免疫学家詹姆斯·艾利森(James P Alison)和日本免疫学家本庶佑(Tasuku Honjo)因为在肿瘤免疫领域做出的贡献,荣获 2018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当然,干细胞和免疫领域如今能有这么突破性地进展不仅仅是前面提及的众多科学家们的奉献,还有许多默默无闻的科学家们的功劳。我们在深表敬意和感谢的同时,也祝愿干细胞和免疫领域能有更多突破性地进展来帮助人们解决各种疾病相关地困扰。最后,也希望我们的世界永无战争和恐袭!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4-25 09:39:51  【打印此页】  【关闭
Copyright © 2017 www.vtlife.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广东唯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045264号 技术支持:八点网络